• 欢迎访问交通人网站!
  • 分享一款小游戏:信任的进化
  •    发表于7年前 (2015-12-25)  规划实践 |   抢沙发  390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4.0
    导语:这是一篇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规划创新协会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的访谈对话,Pedro 创建性地将城市规划比喻为“下象棋”—— 每个城镇(区域)都扮演、发挥着不同的角色和特点,并彼此相辅相成。他还指出,综合公共交通系统的重要性:通勤铁路、BRT、matatu(当地特有的小型公交车)以及非机动交通系统之间其实是密切联系,相互依存的。此外,他将以 TOD 原则引导内罗毕城市今后发展,打造 32 个中心车站,串联城市河流、路网等基础设施,为今后 1400 万人聚居在此做好准备。

    Nairobi Planning Innovations(下文简称 NPI)很荣幸邀请到世界银行的高级城市规划师 Pedro B. Oritz 与我们交流。Pedro 已经在世界银行 Nairobi Metropolitan Services Improvement Project(世界银行内罗毕都市服务提升项目)工作多年,该机构的主要任务是提升内罗毕都市区城市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品质。Pedro 在西班牙城市规划上有丰富的职业生涯。他不仅是 King Juan Carlos of Madrid University 城乡规划硕士项目主任;还是马德里中心区前市长 (1989-1991);马德里城市委员会成员 (1987-1995);“马德里战略规划”主任 (1991-1994);马德里城市与区域规划局局长;《马德里 1996 年区域开发规划 Regional Development Plan of Madrid of 1996》与《1997 年用地规划法 Land Planning Law of 1997》的作者,近期著有关于都市规划的重要书籍 《重塑都市的艺术 The Art of Shaping the Metropolis》。今天他将与我们分享他在内罗毕通勤铁路及大都市规划方面的经验与成果。

    访谈正文:

    NPI:您在 Nairobi Metropolitan Services Improvement Project(世界银行内罗毕都市服务提升项目,NaMSIP)工作数年,又曾研究过内罗毕与周边郡、县的运作机制。在大都市体系缺失的状况下,您是如何看待内罗毕大都市区的规划工作进展的?

    Pedro:我们在 2011 年 3 月成立了 NaMSIP。旨在建立一种综合性的跨业(全民)计划,根据经济国际战略地位和当地人民的需求,该计划中大都市的长期愿景将融合公共交通、土地使用和水/环境。最基本的都市战略是营造多中心型城市以避免由核心区 CBD 带来的拥堵。这种需求是基于城市中心现存的三条主要线路以及持续性城市规划战略的通勤铁路革新系统才能够得以实现。每个城镇都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彼此相辅相成。边缘被设计成网格状,而不是轨道形态,目的是让可达性均质化以扩大潜在的竞争。我不得不承认,内罗毕在这次城市综合办法(规划)中是非洲城市的领头。许多非洲国家的首都将受益于内罗毕的领导作用和经验,这将会进一步巩固内罗毕在非洲板块的主导作用。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从版图上看,内罗毕不是标准圆形。环形路和绕行均不是解决办法。它占据着与众不同的方位,边界在 Kiambu 山脉与 Athi 冲积平原之间,都市区不得不规划在相应的位置。

    NPI:您曾评论道“内罗毕需要玩的是象棋,而不是飞镖”,引申出缓解拥堵的办法。您可以解释其中的含义吗?

    Pedro:通常策略中,每一个城区的中心都有其自身的定位。这就像玩(国际)象棋一样,每个子都有不同的移动策略和发挥的角色。车(城堡)对应着 Thika, Athi River and Limuru;马(骑士)对应着 Tala, Kiambu and Ngong;象(主教)对应着 Riuru, Githurai, Imara Daima and Kikuyu;王后显然表示国际机场,那么国王就是 CBD。30 年后将产生另一位王后,她将是 CBD 新中央南站,随后渐进地朝着 Makadara OuterRing 路口发展。Tala 将变成车(城堡),Mlolongo 和 Ruai 变成象(主教)。如果这听起来太复杂,不好意思,大都市的规划机制还真就这样。我们必须清楚的是,内罗毕的规划不应该再玩“飞镖”,这会让人们去次市中心要堵上3个小时。如果内罗毕想要成为世界级城市,那就得“下象棋”,这是更明智的选择。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内罗毕都市结构规划

    NPI: NaMSIP 有个升级通勤铁路的计划,您可以告诉我们,内罗毕市民将会有何收益?这次升级对城市有哪些方面的影响以及这条通勤铁路将延伸到哪里?

    Pedro:一个高能运转的大都市系统必须有相应高效的通勤系统。内罗毕是一个拥有500万居民的大都市,未来将会有 1400 万人聚居于此。这些数据不仅仅服务于 BRT。波哥大(哥伦比亚首都,拥有 900 万人口)的 BRT,从 Soacha 到 Chia(25km),需要花费2.5小时。高效的通勤服务每隔 10-15 分钟一班火车,其中更有甚者3分钟一趟。而现在内罗毕早晚只有一班车,这不能算是通勤服务。数据趋势表明不得不从一天1万名乘客往 100 万人发展。试想一下未来 100 万部车出现在内罗毕的街道!现在的机动化还是比较低的:1辆车能搭载10名乘客。这意味着内罗毕现在的 50 万辆车能够在未来为 1000 万居民服务。因此,如果没有一套有效率的公共交通系统就不可能产生高效运转的都市区——所有这些都需要高效率的通勤系统。每条线一天 60 辆列车,每列间隔 10 分钟(KRC 将给予大量投资,世界银行也在帮忙实现)。

    那么这一计划将什么时候开始?这得取决于 KRC 的经营能力和来自中央政府的政策支持。这是一个国际性问题。内罗毕占据了肯尼亚 50% 的 GDP。内罗毕兴,则肯尼亚兴。国家政府需要意识到这一点。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公交站点的功能与地形布局

    NPI:至今大多数人把 matatu(肯尼亚特有的小型公共汽车)当作他们的交通工具。您认为未来这种小型公交车在内罗毕地区的定位是什么?一旦成为现实,又当如何着手与通勤轨道衔接?

    Pedro:BRT、公共汽车和小型公交车是综合公共交通系统的一部分。每一种模式都有明确特点并且相辅相成。比如说小型公共汽车不适合跑长途,那是火车做的事。再比如说,matatu 和火车的关系,它们是相互支持、唇齿相依的关系。在火车站附近,Matatu 得有十分高效和舒适的综合运输站,当火车到达时,将会有 100 万乘客达到 matatu 站点。届时 10 万辆 matatus 是必不可少的,由它们再将乘客送往几公里外各自的目的地。这项工作无论通勤火车还是 matatus 都无法独自胜任,唯有将它们结合在一起才能取得双赢。哥伦比亚大学在这方面做的研究相当出色。目前我们应该齐心合力,争取数年之内让整个系统运转起来。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站点周边核心区的布局规划

    NPI:内罗毕有许多建造快速公交系统(BRT)的计划。在您看来,BRT对内罗毕的作用在什么?以及您是怎么看这些项目与通勤火车和 matatu 系统之间的联系的?

    Pedro:还是那句话,BRT 和火车需要相互补充。举个例子,我看见BRT在Thika路上前行,同时,位处 Githurai, Riuru, Juja and Thika 的火车联运连接点也并列其中。非常清楚的是BRT起始站不得不协调 Imara Daima, Githurai, Kikuyu 等火车站。它们之间确实存在着优先顺序。如果火车和 BRT 要跟随同样的路线,这个问题以后终将会面临。火车每2公里一站,BRT 是 300 米一站。根据实际需求,它们可形成互补性关系。如果需求不是特别强,那么公共汽车将得以满足。你看:内罗毕整个公共交通系统的协调还需要很大的工作量。城市中心的未来和内罗毕市民的幸福目前还是未知。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公交体系一体化规划方案:BRT 衔接 3 条优先线路

    NPI:您目前在内罗毕的通勤铁路站遵循着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TOD)。您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 TOD 很重要?以及它对内罗毕有什么深层的影响吗?

    Pedro:火车站不仅仅是叫“火车站”这个名字而已。它还为火车沿线提供互补性服务的机会。这就是将市民塞满火车站的理由:利用/有利于那些互补性功能。如果一个车站集结了 20 万人,那么这将有无数的可能性或远或近地为他们提供服务。

    各种各样的活动也不得不依托于火车站周围:像公共设施、医院、学校、政府、商业、服务、商务等等。首先,你得在公园或公共空间提供一个令人愉快,供人们聚会娱乐的场所,还有必要交叉性,创造便捷易达。如果这里拥有了高密度住宅的潜力,那么一切将会成功,因为这里的人们将随处可得应有尽有的城市服务,同时这些服务也将有人去提供。这就是欧洲 19 世纪以来(伦敦开始于 1850 年、巴黎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拥有火车后要完成的任务。1993 年,美国将其称之为 TOD (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我认为我们多亏了“千禧年”(年轻的城市规划师正在通过改变对私人小汽车的态度改变美国城市的面貌)。我非常感激他们,我们正在内罗毕贯彻这一措施。32 个车站将被规划为 32 个中心,其中也有相当的困难。内罗毕的土地产权通常是很模糊的,私人土地所有者很难发现对公共交通和可达性的公共投资其实对他们大有裨益。他们没有看到发展潜力和某种责任。要达到土地所有者与民众的双赢局面还需要很多努力。法律制度可能将被采纳和管理,专业人士和投资者还需要投入。如果内罗毕想要成为高效、公正、可持续的大都市,巨大的艰辛是必不可少的。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经由 Kiambu 山脉到 Athi 河流的平行水路能够形成一道可持续的绿色基础设施网,联动公园、城市农业和汇集暴雨的水库,环境舒适宜人。

    NPI:内罗毕有项关于步行、骑车等非机动交通的政策(NMT)。您觉得在内罗毕及其中心区,对NMT的投资重要吗?

    Pedro:到达通勤火车站最好的办法是步行或骑自行车,它意味着站点是非常便捷易达,这是一种成功。因此提升非机动交通与站点之间的可达性是需要被优先考虑的。正因如此,我们致力于实现这些目标。同时,通过市中心和 20 个被规划为中心区的火车站(总共 32 个)间的 NMT 连接点来完成快速见效的投资。一旦达成必要的联系,NMT 系统就能够扩张,整合城市路网、连接更远的位于内罗毕河水路的绿色基础设施网。这样一种运输、土地利用和环境方式将通过 NMT 网路相互融合,这是可持续的集中整合最好的办法。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在灰色和绿色基础设施之上渐进式建设非机动车网络以整合和服务城市结构。

    NPI:市民哪里可以得到关于 NaMSIP 计划的更多信息呢?

    Pedro:NaMSIP 在 Ambank 大楼的第 20 层有间协同办公室,出色的专业人士在那办公,服务内罗毕城市及其它的市民。尽量不要太频繁打扰他们,他们需要工作。但是您可以接触他们询问信息。你同样也可以浏览 the World Bank 相关网页或者联系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索取。

    我希望你能理解在这里你所看到的,我也非常乐意与对它感兴趣的人进行交流、讨论,我的联系邮箱在网页上有提供。这次采访让我萌生一个想法,NaMSIP应该印制一些或一套小册子,让每一个人都能够轻松获得更多的信息。内罗毕人要知道,NaMSIP是属于他们的,并且正在规划他们的未来。这是他们的权利。感谢能够有机会实现他们的这种权利。

    TOD·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 Pedro Ortiz 的对话
    大城市如何玩(国际)象棋的例子:马德里根据其城镇在整个城市战略中的角色,以它们为特色。有时候游戏的输赢却在于卒子。

    NPI:非常感谢!我希望将来有越来越多的规划师参与公共对话,让内罗毕市民可以了解城市的运作,将他们的思考投入到城市规划中来。


    来源:微信公众号一览众山小

    作者:内罗毕规划创新协会(原文),徐鹏(翻译)

    原文标题:TOD的艺术︱内罗毕城市更新的艺术:与世界银行高级规划师Pedro Ortiz的对话


    打赏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 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 扫描二维码打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交通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www.hijtr.com/tod-nairobi-urban-renewal/

    交通人博客是交通人工作室(JTR Studio)建立的交通人系列网站之一,是交通人工作室的主阵地,旨在整合和分享交通行业相关资讯,具体包括但不限于行业新闻、行业动态,以及行业相关规范、书籍、报告和软件等资源。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